电影《点球成金》背后的大数据应用:用数据拿冠军

2020年8月1日16:35:14电影《点球成金》背后的大数据应用:用数据拿冠军已关闭评论

电影《点球成金》背后的大数据应用:用数据拿冠军

一名棒球好手走在路上,忽然看到一只小猫在树上摇摇欲坠。他赶忙奔去将小猫接个正着,然后朝一垒方向扔去。在国内,棒球仍属于非常小众的运动,但在美国却红得发紫,本人在美国田纳西大学留学时,每当体育馆有棒球比赛时,诺克斯维尔市的道路堵得跟北京似的,两旁店铺中球迷们边看电视边狂饮酒,搞得跟圣诞节一样。但是,打好棒球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连棒球巨星米奇·曼陀都说:“难以置信,打了一辈子球,却依然对它知之甚微!”一个0.4亿元家底的棒球队如何能够与一个1.4亿元家底的球队相抗衡,而且还能赢得1亿元?电影《点球成金》给出了答案。

影片《点球成金》改编自迈克尔•刘易斯的《魔球:逆境中制胜的智慧》。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介绍奥克兰运动家棒球队总经理比利•比恩的经营哲学,描写了他抛弃几百年一直依赖的选择球员的传统惯例,采用了一种依靠计算机程序和数学模型分析比赛数据来选择球员的方法。他并没有采用那些像“棒球击球率”这样传统的标准,而是采用了看上去很奇怪的、类似“上垒率”这样的标准。这个方法发现了这项体育赛事的另一面,始终存在却一直被忽略了的一面。一个球员怎样上垒并不要紧,不管是地滚球还是三垒跑,只要他上垒了就够了。当数据表明盗垒不实用的时候,即使这会让比赛更有看头,比利•比恩也不会再关注这种华而不实的技能。

2003年,此书出版后在美国掀起了一股热潮,从波士顿、纽约到旧金山、洛杉矶的球迷、新闻媒体乃至金融精英都津津乐道于书中的只言片语。数年后,该书的影响力甚至跨越太平洋传到了欧洲足球界。这本颠覆了美国体育管理层思路的书,讲述了精明的奥克兰运动家棒球队总经理比利•比恩如何采用统计学和数学建模的方式分析数字,从而取得最终胜利的经营哲学。他是逆向投资的表率,用极少的资金经营着这家俱乐部,并使用复杂的计算机程序分析比赛数据,用“数据”的方式将一个小球队打造成超级劲旅,使得这支球队取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甚至有能力与大名鼎鼎的纽约扬基队竞争。2011年由原著改编的同名电影正式上映,布拉德•皮特扮演了书中主角奥克兰运动家队的总经理比利•比恩。

《华尔街日报》评价说:“从来没有一部电影将枯燥的数据转化为如此令人愉悦的娱乐体验。”《芝加哥太阳报》则认为:“这是一部聪明、紧张且感人的电影……虽然入场前我已经知道电影的故事,但影片的智慧与深度是我没有预料到的。”该片获得第84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音响效应、最佳电影剪辑6项提名,以及第69届金球奖最佳剧情片提名和最佳剧本提名。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句话的意思是,做事情必须要一鼓作气,才能成功。可是,影片《点球成金》的拍摄却是一波三折,在经历了大卫•弗兰科尔和斯蒂文•索德伯格的参与和退出之后,这部电影最终被交到了《卡波特》的导演贝尼特•米勒的手中,而影片的剧本也是一改再改,到了米勒这里,已经不知道是几易其稿了,而且影片的制作成本也被一再削减。不过,好在原著小说的作者迈克尔•刘易斯没有在这些事件中公开表态支持哪个导演,否则这部电影还要继续“命运多舛”下去。

在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ajor League Baseball,MLB)比赛中,比利所属的奥克兰运动家队败给财大气粗的纽约扬基队,三名主力被重金挖走。总经理比利很早就发现自己的天赋不足以成为大联盟的球员,因而他下定决心成为一个棒球界的高层管理人员。他在奥克兰运动家队做球探,8年后就成了总经理。他暗下决心改造球队。

比利是一个“特立独行”、“思维怪异”的家伙,就是在这样一个经理人的掌控下,他的一切行事和工作几乎皆不按常理出牌,处理一切皆采用逆向思维的方式。就是这样一个比利,按照他自己所谓的对事物真谛的顿悟,打破一切惯例常规之后,成功组建和塑造了一支具有强大战斗力的棒球队。

在竞争激烈的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比利的奥克兰运动家棒球队无论在人员构成、物质配备,还是在资金实力上都仅仅位于“下三流”之列,不可能像扬基队那样一掷千金来购买高身价的球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大胖子彼得,两人对于球队运营的理念不谋而合。

比利聘请彼得作为自己的顾问,查询所有球员的历史数据,利用数学建模定量分析不同球员的特点,合理搭配,重新组队,颠覆棒球界靠重金挖明星球员的传统理念。在新的赛季中,奥克兰运动家队创造20场连胜的战绩,刷新了大联盟纪录。

大块头有大智慧。在彼得的辅佐下,比利召集和物色了一批表面看上去都各有瑕疵、性格怪僻,但骨子里却都在棒球运动某方面拥有超强能力的队员,以打破常规、突破传统的经营模式,在一片批评与质疑声中取得了骄人的比赛成绩,甚至达到了比肩实力雄厚的纽约扬基队的程度!

如何在不公平的竞争中以弱胜强?

这是比利•比恩面临的难题。所谓“不公平的竞争”便是指美国棒球大联盟不同球队间巨大的薪资差距。2001年,纽约扬基队的总年薪高达114 457 768美元,这个天文数字不仅在当时美国体育界鹤立鸡群,即便是在世界范围内也毫不逊色于皇家马德里、巴塞罗那、曼联之类的足球豪门。然而,奥克兰运动家队同时期的总年薪约为纽约扬基的三分之一,只有39 722 689 美元,在全联盟位列倒数第3位。薪资的巨大差距意味着优秀球员的流失,更难以寻觅联盟中那些当红的超级巨星。除了捉襟见肘的工资预算,运动家队还是一支典型的“小市场”球队。一穷二白的状况不仅使其无法招揽球员,甚至连一座像样的专业棒球场都供养不起。

自 1968年至今,运动家队都不得不与同城另一支美式橄榄球队共用体育场。设施陈旧和全美倒数的观众上座率几乎成为运动家队主场的“特色”。

然而,运动家队却是近年来“投入产出比”最高的职业棒球队。2000——2003年间,他们每赢一场球的成本约50万美元,而扬基队每赢一场的成本则几乎是其3倍(近150万美元)。至于联盟中其他那些“富队”(如巴尔的摩金莺队、德州游骑兵),则需要花费近300 万美元才能赢一场“天价”般昂贵的胜利。金融圈出身的作者刘易斯非常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诡异的现象,于是便有了这本书。他希望借此来勾画与解释比利•比恩是如何扮演这么一位近乎“无米”的“巧妇”角色。

棒球是一项强调数据的运动。所谓“数据”不仅包括球队的各项胜败指数,还有每个职业球员的各类成绩——防御率、胜投数、打击率、长打率、全垒打数、打点数等多达几十种类型。在谈论某个球员时,资深棒球迷都会如数家珍般报出一连串数字。若被不谙棒球者听到,或许是以为两位证券分析员在交流工作心得。长久以来,美国棒球界也将这些数据的记录工作看作重中之重。因此,即便是 20 世纪初某场比赛的交战数据都能毫不费力地找到。然而,在比利•比恩看来,棒球界却没有将这些数据转换成真正提升球队战绩的“不二法门”。基于这个想法,他开始摸索一套全新的方法来解读棒球数据背后的“真谛”,甚至不惜向所谓“百年传统”宣战。

比利的成功之道是运用一整套的数据分析法(Sabermetrics)来代替传统的球队运作,这是一种美国棒球研究协会(Society for Advanced Baseball Research,SABR)所倡导的统计方法。直到现在,美国高级棒球研究协会一直是一个奇特亚文化的中心。比利最重视的是上垒率,而这种统计方法帮助他成为出色的管理人员,也使得运动家队最终成功。

这套全新方法被称为“棒球统计学”,其创始人并不是比利•比恩,而是一位统计学家比尔•詹姆斯。他是刘易斯《魔球:逆境中制胜的智慧》书中的另一位主角。比利认为,棒球界传统的统计数据无法准确反映出球队或球员的价值,也无法准确预测其未来的表现,而对这些数据的解读也缺乏一种科学的方式。于是,他雄心勃勃地设计了一套统计学公式来计算各类既有的棒球数据。在一片批评与质疑声中,比利的“棒球统计学”在奥克兰运动家棒球队的办公室里被铭记了下来。

早在1977年,比尔就自费出版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但却几乎毫无反响。棒球界的元老们根本瞧不上这样一位从没真正打过棒球的“门外汉”。在他们看来,这类书呆子式的纸上谈兵可能连“票友”水平都不如。问世20年后,穷则思变的比利•比恩才成为第一个真正吃螃蟹的实践者。

比利破天荒地将“棒球统计学”作为球队的经营方针。他尽可能地将球员能力数据化,并以此作为衡量球员能力的唯一标准,而非某些基于主观经验的判断。通过这套统计学公式,比利以有限预算去寻找那些价值被低估的球员。同时,他还强迫整个球队摒弃传统的成绩评估标准:既然让棒球比赛结束的因素是27个出局数,而不是时间;那么就忘记“打击率”、“盗垒”等华而不实的成绩,“上垒率”才最重要。因为只有上垒才能减少出局的概率,并提高得分的概率。比利打破一切常规惯例,就如同伽利略用“太阳中心论”来挑战天主教的权威一样。最终,在全新理念的指引下,运动家队在 2000年后曾 5 次打入季后赛,4 次获得分区冠军,共赢了 1 045 场比赛。期间,甚至还创下了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百年历史上连胜 20 场的空前纪录。从那以后,统计学家取代球探成为棒球专家,其他很多球队也开始争相采用“棒球统计学”来指导球队运作。

  •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包括图片)来自网络,由程序自动采集,著作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QQ:452038415)。